第B02版:井冈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词曲雄杰蒋士铨
咖啡豆红了
赣南的渡
古老的桥
“庐山西海”杯“生态赣鄱”诗影大赛揭晓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5年1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咖啡豆红了
宋海峰
 

    离开南昌,到达彩云之南的普洱市,漫山遍野盛开的鲜花与鲜红的咖啡豆,让人感觉一日历尽冬秋春夏。

    初冬的普洱,正是咖啡豆成熟的季节,一串串彤红的咖啡豆在碧绿茁壮的咖啡树的映衬下分外耀眼,一颗颗圆润饱满的红色咖啡豆挂满咖啡树枝头。大地厚重地载着万物,天空任我们思绪驰骋。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普洱市原为思茅市,因为盛产普洱茶,为了打造地方品牌,故名。在名茶的故乡种植咖啡豆,我们不能不感叹老外的精明。因为,茶是古老中国的第一饮品,而咖啡又是通行世界的饮品。于是,他们精明地选择了这块可以融合中西方口味的土地,将咖啡豆的种植基地选在纬度与土质气候基本与越南相同的思茅。将中国的茶文化之胜地,嫁接上世界级饮品咖啡,不能不令人关注这种文化与经济联姻的现象。

    午饭后,我们跟随高级农艺师邬特,乘车去普洱市南平镇南鸟河小凹子咖啡场。约40分钟后,我们在一个山路口下了车。向咖啡场进发的蜿蜒小路,有的是石阶堆砌,有的是原汁原味的土路。山路两傍是原始森林,古木峥嵘,盘枝虹节。层层叠叠的树叶遮住了天空,挡住了阳光。我和邬特并肩在树下行走,边走边聊,邬特的中国同事老候为我当起了翻译。邬特是比利时人,父亲是一位资深的咖啡农艺师,早于邬特来到云南,把他丰富的咖啡知识传授给当地咖农。受父亲的影响,邬特从孩提时代就很熟悉咖啡的种植,于是,2005年,在父亲退休后子承父业,带着新婚的妻子来到普洱,当起了“咖啡先生”。

    走了几里山路,我们终于来到鸟河小凹子咖啡场的咖啡林。此时,蓝天像洗过的那样纯洁,碧蓝的大幕下,咖啡树枝茂密而秀丽,叶子碧绿,果皮红色的咖啡豆似盏盏灯笼,挂在枝头上摇来摇去,显得那么妖柔美丽,婀娜多姿,宛如仙源。我第一次观赏到咖啡豆红在枝头的美景,又是新奇,又是兴奋,何况有“咖啡先生”一路耐心地答疑解惑,让我们受益匪浅。一位同行赞叹:这里称之为咖啡林海毫不为过。的确,置身其中,无论往哪个方向望去都看不到头,红色的咖啡豆在树端翻飞,让人刹那间有点恍惚,心想若有一身神奇功夫,跃上咖啡树林,那是何等风景,又是何等快意!

    广袤的咖啡园里,红果灿烂,咖农们正忙碌着采摘成熟的咖啡豆。有一首歌这样唱到:“最灿烂不一定要许多钻石黄金,看你眼睛有幸福的倒影。”如果有幸福有倒影,那么,它一定会映在人们饱含笑意的脸上。看到邬特来了,咖农们欢声笑语地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说着今年的好收成。咖农廖秀桂喜兴地大声喊道:“今年的咖啡豆比往年还要圆润饱满呢!”邬特笑呵呵地从树上摘了几颗咖啡豆夸赞,这里出产的小粒种咖啡以浓而不苦、香而不烈、浓香醇和、略带果味而驰名海内外,是咖啡中的上品,雀巢咖啡的大部分原料产自普洱。

    说得深些,邬特对普洱咖啡豆的热爱是浸入骨子里的。在廖秀桂的记忆中,八年来,“咖啡先生”,和他的中国助手把咖啡种植区域各个县、乡、镇都走了几遍,一天走十几里山路,翻山梁,过山沟,见到咖农们在山头上,就爬上去现场指导。除了技术指导,公司还和当地农民签订了保护价收购合同,没有比收入有保障更有信用度和凝聚力的了。如今,普洱已成为“中国咖啡之都”,一句话,咖啡豆红了,咖农们富了。咖农们的幸福生活感染着每一个人。行走在小凹子咖啡场,咖农米白色瓷砖修建的两层“小洋楼”在群山中若影若现,午后山坡上鲜红的咖啡豆,把生活装点得五颜六色。在廖秀桂家,我们喝着主人现磨的咖啡,心情大畅。

    地气是日月之精华,是大地母亲呼出的气息。我陡然想起一句老话,地气旺人气。地气伴随着咖啡豆红了醒来。带着氤氲的咖啡香,下山之时已近黄昏,远方的咖啡林逐渐模糊,那片红却在记忆中渐渐牢固……

 
3上一篇  下一篇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