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3版:特 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一句承诺,我等你一生
致敬这片光荣的土地
一日筹粮两万斤
十八杆红缨枪
红军,从未离开
军民鱼水情 一心跟党走
走进竹篙寨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上一期  
下一篇4  
2019年6月1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一句承诺,我等你一生

 

    本报记者 钟端浪 万芸芸

    六月的于都河畔,万木葱茏。中央红军第三军团和第五军团部分队伍长征渡口旧址——于都县城西门渡口,是我们小组的首个采访目的地。河畔小亭内,李连兴烈士的儿子李观福、孙子李运华向我们讲起了一个凄美的长征故事——

    1934年,李连兴不到30岁,儿子李观福不到5岁。红军长征,李连兴与妻子丁招娣商量一番,决定参军。他把唯一的儿子托付给妻子:“观福还小,要好好照顾他,要不了几年,我们就会回来。” 丁招娣不忍地点点头。

    其实,丁招娣并不是李观福的生母,他是前妻留下的独子。丁招娣坚守对丈夫许下的诺言,一心一意照顾小观福,上山砍柴、下田种地,既当爹,又当妈。看着丁招娣的困苦,许多亲人、邻居劝她改嫁,但她坚信丈夫一定会回来,她要等到那一天。在漫漫等待中,丁招娣将小观福教育成才、又养育了8个孙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1953年,当地政府将一张烈士证明书送到丁招娣手中,那时她才知道丈夫从于都出发后不久,在福建的一场战斗中牺牲……

    丁招娣的等待故事,不是个案。在当天行程的最后一站,我们遇到了另一位等待了87年的红军遗孀段桂秀。

    段桂秀出生后,父母将她送给车溪乡王家抱养,段桂秀后来嫁给长她10岁的王金长。1932年,王金长要参加红军,段桂秀依依不舍。参军那天,她送王金长到车头圩的一棵大樟树下,还特意为他买了一双鞋当作送行礼物。王金长脱下身上穿的一件旧衣,叠好后郑重赠给她,并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块钱塞到她手中:“我最多离开三五年,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同样的一句承诺,段桂秀等了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1953年,一张烈士证明书送到她的手上。然而,她始终不相信丈夫会食言,坚信他一定会活着回来。

    今年5月14日,于都县车溪乡民政所所长郭湖北带段桂秀去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那天,她左顾右盼,摸着草鞋墙上的红五星久久不放手,丈夫的军帽上也有一颗这样的红星。翌日下午,段桂秀在烈士陵园找到了丈夫的名字,在摸到王金长名字的那一刻,她终于失声痛哭……

    长征,“人类永恒的红飘带”。而在那红飘带的背后,似乎总有一双期待的眼神,穿越时空。

 
下一篇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