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视 线
上一版3  4下一版  
半面红旗映初心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上一期  
2019年7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半面红旗映初心
——走近临难不屈的苏区好干部胡海烈士

胡海(右二)在八县贫农团代表大会主席团上。

“胡海中队”的孩子们来到胡海烈士墓前, 重温历史,缅怀先烈。

夏淑英退而不休,坚守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讲解员岗位上。
 

    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展厅内,陈列着半面红旗,红旗虽褪色严重,但旗面上的“奋斗”二字清晰可见。红旗旁伫立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土地部副部长、代理部长胡海的铜像。铜像上方,有段话振聋发聩:“我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要同反动派斗争到底,为了阶级的解放事业,为了人民明天的幸福,我没有他求,死而无怨!”

    这是84年前,在国民党南昌军法处第一监狱里,胡海面对敌人严刑拷打、利禄引诱时发出的肺腑之言。当敌人把拟好的自首书拿过来让他签字时,他一把将它撕得粉碎。那时,方志敏也关押在这个监狱,有一次,两人隔着囚室的铁栅栏相见,方志敏与胡海谈了十几句话,胡海表示愿意坚决就死,绝不投降。当年6月的一天,方志敏在囚室里听到敌人叫到胡海的名字,便预感这日可能是胡海的临难日。胡海被敌人押解从方志敏囚室经过,他从容赴死的神情,给方志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方志敏在《记胡海、娄梦侠、谢名仁三同志的死》一文中,盛赞胡海:“临难不屈,悲壮就死,不愧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信仰坚定?又是什么精神让他如此不畏生死?岁月沧桑,青山不老,忠骨不朽。时维盛夏,记者来到胡海故里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探寻红色记忆,追寻初心力量。

    本报记者 朱 力 齐美煜 /文 彭生苟 /图

    写有“奋斗”的半面红旗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部队开始了艰难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时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的曾山临危受命,率部留守苏区掩护主力部队转移,开展游击战争。1935年3月,曾山部队与时任中共公(略)万(安)兴(国)特委书记胡海率领的游击队会合整编,坚持斗争。面对敌人的层层包围,曾山决定与胡海各率一部分人分散突围。

    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曾山和胡海紧握双手,互相注视了许久。曾山从怀里拿出一面红旗。这面红旗是苏维埃政府给留守部队的纪念品。红旗舒展开来,磅礴有力的“艰苦奋斗”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嘶!”曾山将红旗一分为二,递给胡海一半:“这面红旗我们各拿一半,一则用艰苦奋斗的精神互相勉励,二则我们今后胜利会师时,重新把它缝合起来作纪念。”胡海庄严地接过写着“奋斗”二字的半面红旗,坚定地说:“革命一定会胜利,共产主义事业一定会成功,我们继续艰苦奋斗吧!”

    胡海率部出发突围,他拿出半面红旗对随行的同志说:“看见这红旗,我们都不应灰心。目前革命虽然处于低潮,但我们要相信共产党一定能挽救当前的局面。”后由于叛徒出卖,胡海在突围中被捕,被敌人押解到南昌后,宁死不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雪溪迳,地处东固深山密林,溪水曲绕。地名虽诗情画意,但揭开历史风云,却留下可歌可泣的革命身影。“这是胡海当年的被捕地。胡海那时隐蔽到雪溪迳的岳母家。次日,天刚蒙蒙亮,他听到屋外有异响,原来,一个叛徒带着敌人包围了胡海岳母家。丧心病狂的敌人把岳母一家捆绑起来毒打,逼问胡海的下落。岳母一家人硬是一声都没吭。躲在厨房楼上的胡海那时还沉浸在妻子钟仁桂牺牲的痛苦中,不忍岳母一家再受伤害,大义凛然地从楼上走下来……”说着说着,胡海妻侄、82岁的钟道和布满褶皱的双眼蓄满泪水。从钟道和这里,我们还得知,胡海在被捕前一天,将红旗、文件、印章等物品用油纸包好交给妻弟钟荣榜,并再三叮嘱他收藏好:“这是我们的希望,头可断、血可流,这些绝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胡海的亲人们一直珍藏着写有“奋斗”的半面红旗,新中国成立后,他们将半面红旗等物品交给了当地政府。后来,曾山每次回到吉安,总会在写有“奋斗”二字的半面红旗前驻足良久,久久不愿离去……

    自带干粮去办公

    胡海在苏区扎实、亲民的工作作风备受群众称赞。这不禁让记者想起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里一幅名为《农民出身的土地部长》的油画。画中,胡海手端大海碗,坐在田垄上,脚穿草鞋,与围坐在身旁的老百姓交谈着。

    1933年6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发出《关于查田运动的训令》。6月2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在听取毛泽东和胡海的报告后,进一步作出《关于开展查田运动的决议》。查田运动的日常工作由时任临时中央政府土地部副部长、代理部长胡海直接负责。

    土地是百姓赖以生存的根本。为掌握查田运动的第一手材料,避免出现没收地主富农土地有遗漏或隐瞒的行为,胡海去基层一线,用脚板丈量民情,及时纠正偏差。“胡部长,你咋背着干粮办公啊?”“从东固家中背来的哩,给公家省下伙食费。”在开展查田运动的同时,胡海还开展互助合作,大兴农田水利,使苏区的农业生产呈现一片繁荣景象。时至今日,东固的群众一直坚定地认为“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的人物原型就是胡海。

    不只在中央苏区,胡海此前在东固革命根据地,也是不遗余力地发展当地经济,如参与建立东固平民银行、东固养军山修械处、油墨蜡纸厂、农具修理厂……在频繁的战斗中,东固人民抢抓时间发展生产,为东固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壮大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时光倒流至1929年1月,湘赣两省敌军集中兵力分五路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三次“会剿”。当时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加上枪支弹药与给养严重短缺,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向赣南出击。然而,战斗进行得并不顺利。连日的跋涉与征战,红四军指战员身心疲惫,处境十分艰难。经过商议,毛泽东、朱德决定率红四军到基础很好的东固革命根据地进行休整。2月18日,历经千难万险的红四军转战至东固革命根据地。2月20日,红四军与在东固的红二、四团胜利会师。“红军是我们老百姓的部队,他们的牺牲都是为了我们过上更好的日子!所以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定要倾力而为……”胡海积极动员东固群众给红四军送粮送菜,组织妇女给红四军指战员洗衣、缝补,安排伤员治疗,筹措粮食、银元、枪支弹药。尽管当时天寒地冻,但东固群众的热情一扫红四军将士心中的阴霾。

    红四军如果没有这次在东固革命根据地一周的休整,没有红二、四团和东固革命根据地人民群众的支援和帮助,革命的火种很有可能就此熄灭。《统帅毛泽东》(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一书记载,“在毛泽东的记忆里,‘东固’这个地方是他终生未能忘怀的。即使是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他还多次谈到,他一生忘不了三个地方——井冈山、东固和延安。在谈到东固时,他无限深情地说:如果当年没有东固的一个星期休整,红四军将被拖垮,更不可能开创赣南革命根据地了。”

    红色记忆薪火相传

    有一种记忆叫永远铭刻,有一种精神叫世代传承。一路上,我们采撷了一个个平凡又感人的传承故事。

    每年清明节,72岁的王承芳都会与家人一道去东固革命烈士陵园缅怀祭奠胡海。王承芳是胡海继子胡怀连的妻子。见记者来访,她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出胡海的烈士证明书,一边将脑海里的记忆碎片拼接成故事娓娓道来,比如胡海继子的由来。在革命战争年代,胡海和妻子钟仁桂一心跟党干革命,膝下无子。胡海一次外出作战前,找到堂兄说,“万一我和仁桂牺牲了,你生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就这样,胡海和钟仁桂牺牲后,胡怀连成为了胡海的继子。

    “胡海等革命烈士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生活在和平年代,我们更要珍惜美好生活,努力学习,报效祖国。”12岁的雷艳是东固畲族乡民族小学“胡海中队”的一名少先队员,同时也是一名红领巾讲解员。雷艳介绍,除“胡海中队”,东固畲族乡民族小学还建立了24个英雄中队,分别以黄公略、赖经邦、李文林等革命烈士命名。

    60岁的夏淑英退而不休,依然坚守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讲解员岗位上。寒来暑往,夏淑英从未中断讲解,最忙的时候,一天接待11批次参观者。但她又绝不仅仅是位讲解员。自1977年参加工作以来,她寻遍整个东固,搜集了大量的革命文物,收集整理了200余首红色歌曲和近20个感人的红色故事。

    “我们下乡演出一唱就是几小时,每次都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沙哑的嗓子回家。我们并不是为了出名谋利,我们只是想做自己喜欢而又有意义的事情!”56岁的曾广东是“东固红歌会”的创始人之一。9年来,凭着一腔热情,曾广东和其他10余名队员将一首首原创红色歌曲唱出了情感的升华,年均表演近百场次。

    以革命先烈先辈为镜,当地干部用实干勇担时代使命,56岁的刘祥云就是其中一个。参加工作39年来,刘祥云兢兢业业,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2018年,在乡政府任职的刘祥云听从组织安排,到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的峰岭村任党支部书记。在峰岭村任职的一年时间里,刘祥云大力开展新农村建设,发展油茶、太子参产业,团结带领老党员、乡贤,做好矛盾化解等工作,使整个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如今,东固畲族乡充分挖掘和发挥其特有的红色文化、畲乡文化优势,大力推进旅游开发,获评国家4A级旅游景区、江西魅力乡镇十强、省级生态乡镇、省级生态旅游示范区、江西十大红色旅游目的地,处处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记者手记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今日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目标。越是这样的关键时刻,我们越要铭记这些为新中国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先烈,学习他们的光辉事迹,坚定理想信念,砥砺初心使命。越是这样的关键时刻,我们更要继承革命先烈遗志,发扬革命先烈的光荣传统,求真务实、艰苦奋斗、勇于担当、密切联系群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采访胡海烈士的事迹,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其临难不屈、坚忍不拔的革命斗志,是其脚踏实地、深入调研的务实作风,是其心系群众、为民尽责的公仆情怀。胡海是个名副其实的苏区好干部,是国家和民族精神图谱上最闪亮的坐标之一。

    陈列在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里的半面红旗,虽褪色严重,但“奋斗”二字仍依稀可见。纵时光流逝,半面红旗所讲述的革命故事及镌刻的红色精神依然熠熠生辉,激励着我们不忘初心,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胡 海

    1901

    生于吉安东固(今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江口村)

    1927

    参加东固农民协会,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

    任赣西南苏维埃政府副主席

    1931

    当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1932

    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

    1933

    调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土地部副部长、代理部长

    1934

    再次当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任土地部副部长;10月,中央红军主力部队长征后,奉命留守苏区

    1935

    因叛徒告密被捕,在南昌英勇就义

    总策划:张天清 衷淑英 

    执行策划:江西日报政教部 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