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聚 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抗战热血 山河作证
版面导航 返回首页    
上一期  
2015年7月2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抗战热血 山河作证

 

    九江北滨长江,南倚庐山,东临鄱湖,地势险要,素有“江西北大门”之称,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

    在抗日战争中,赣北有着特殊的历史地位,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这里发生。这里既是国共合作的和谈地,蒋介石《抗战宣言》的发表地,还是侵华日军在中国的投降地之一。这里曾打响过马垱保卫战、万家岭大捷、庐山保卫战等重要战役,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的亮点。

    赣北抗战,是武汉外围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军民协同抗日,不仅歼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的企图,更彰显了中国军队和广大群众的英雄气概和爱国情怀,为中华民族取得全面抗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国共和谈在庐山

    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发动侵华战争。中国共产党及时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大政策主张,并与国民党先后在西安、杭州、庐山等地进行和谈,为国共两党结束内战、走向合作抗日奠定了基础。

    1937年6月4日,周恩来携秦邦宪、叶剑英上庐山,与蒋介石进行了多次会谈。中共提出了经中共中央讨论过的《关于御侮救亡、复兴中国的民族统一纲领(草案)》。在第一次庐山谈判中,由于蒋介石坚持“三个取消”主张,即组织上取消共产党的独立,取消红军、取消根据地,并提出“请毛先生、朱先生出洋”和中共代表“不以共党名义出席”等意见,使得第一次庐山和谈中断。6月16日,周恩来离开庐山回到延安。

    “七七事变”后,日军大规模入侵,平津沦陷。面对日益危急的局势,7月14日,周恩来携秦邦宪、林伯渠第二次上庐山,与蒋介石、邵力子、张冲等谈判。这次上庐山时,蒋介石正在庐山召开谈话会(史称“庐山谈话会”),邀请各界人士、民主党派商决“和战大计”。据周恩来后来回忆,中共没在邀请之列,他们三人“不露面,是秘密的”。中共向蒋介石递交了由周恩来起草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该宣言充分表达了中共的抗日要求和意见,是两党合作的政治基础,因而有着重要的影响。双方就中共的合法性、红军改编后的指挥权和人事等问题进行了谈判。

    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抗战宣言”:“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这是蒋介石对抗日的最鲜明的表态,受到全国人民的普遍拥护。

    毛泽东高度评价说:蒋介石的谈话“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因此,受到了我们和全国同胞的欢迎”。

    两次庐山谈判,虽然充满曲折,但肯定了国共合作抗日的大方向,确定了红军改编和释放政治犯等原则,无疑是国共和谈中的重大成果,对于国共两党的沟通、融合、合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9月22日,南京中央通讯社公布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9月23日,蒋介石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以这种方式表示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这样,两次庐山和谈终获成果,也标志着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两次庐山和谈及《抗战宣言》的发表,给这座政治名山增添了厚重的一笔。它不仅使厮杀了10年的国共两党重新合作,而且使庐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华全民族抗战的起点。庐山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的全过程。

    马垱保卫战

    民间谚语说:“铜安庆,铁九江,不如马垱一个小地方。”

    1937年12月12日,南京失陷,国民政府移驻武汉。日军溯江西上。为了保卫武汉,国民党当局将江苏的江阴、江西的马垱及湖北的田家镇列为长江水道三大要塞。

    马垱江面狭窄,水流湍急,形势险要,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江防要塞。从1937年秋开始,根据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指示,江西省江防委员会调集9个县的10万民工,在马垱江防要塞修筑和加固防御工事,在江心横贯两岸构筑一条拦河坝式的阻塞线。一年后,马垱要塞建起了三级炮台,第一级在马垱矶头,第二级在马垱山腰,第三级在马垱山顶。马垱下游的浅水道处则沉塞了大型商船9艘、大木船8艘及千余条满载石块的木船,并在水面布置了三道水雷防线。要塞还在山峰险要处设有碉堡、炮台。水陆两相配合,形成了一个稳固的防御阵地。

    1938年6月14日,日军攻占安庆后继续西犯,觊觎马垱。日军由华中派遣军所辖第11军中将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投入5个多师团,配有80余艘舰艇和大量飞机。守备马(马垱)湖(湖口)区要塞的指挥官是第16军军长李韫珩,统令53师、146师和167师的499旅及马垱要塞司令部。24日拂晓,日军以江边芦苇作掩护,悄悄摸到长江南岸长山西端第2总队第7中队阵地前,施放毒气,全中队官兵除5人到总队报告外,其余全部中毒身亡。日军的大量舰船载着陆战队,从第7中队控制的江面登陆。李韫珩急派驻在彭泽的167师增援。167师没有走从彭泽到马垱的公路,而是由彭泽经太白湖东边的小道前行,因而延误了战机。

    而恰在此时,也就是6月10日至24日,李韫珩召集马垱、彭泽两地的乡长、保长及第16军的副职军官和排长进行训练,取名为“抗日军政大学”,并于24日上午8时举行结业典礼,会后在司令部聚餐。正是因为获此消息,日军才于24日拂晓偷袭马垱。从24日至26日,敌我双方为争夺马垱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由于要塞的中层军官大部分未赶回岗位,守军战斗力下降,戒备疏忽,处置不当,马垱于26日失守。

    马垱要塞失守后,第9战区军法执行总监部奉命将守军第16军军长李韫珩撤职查办,将167师师长薛蔚英以贻误军机罪,于同年8月15日在武汉执行枪决。

    马垱要塞失守,江西大门豁然洞开。

    南浔抗战

    1938年6月2日,日本裕仁天皇指令陆军部发布进攻武汉的命令,要求在秋天占领武汉。为了保卫武汉,国民政府确定“战于武汉之远方,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指导思想。

    长江南岸之赣北,地处武汉外围,北临长江,东傍鄱阳湖,西北绵亘着幕阜山脉,东北有以庐山为中心的崇山峻岭。这里是日军沿长江南岸西进武汉的必经之路。

    马垱失守后,日军出动海陆空,溯江而上,7月26日,攻陷九江,取得了溯长江攻击武汉的基地。日军在赣北投入了4个师团、一个旅团和一部分海军陆战队的兵力,还有80余艘舰艇和大量飞机,由第11军团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他们企图突破南浔线,先下南昌,西取长沙,截断粤汉线,对武汉进行大包围。为了阻止日军西进,中国军队在赣北集结了7个军40多个师的兵力,由第9战区第1兵团司令薛岳指挥,在江西德安、瑞昌、庐山地区,迎击日军的进攻。

    为迅速占领南昌,日军分三路南下,遭到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

    中路的南浔线(九江至南昌)。中国军队先后在沙河、金官桥、黄老门一带予敌以重创。据日第11军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的报告:自7月27日开战到8月9日止,“我部将校伤亡严重,所属各部中、小队长一级的伤亡已达半数,佐级以上军官已有8人伤亡,其中包括2名联队长、6名大队长”。至9月初,第106师团才进至马回岭附近(距九江20余公里)。

    东路的星德线(星子至德安)。8月20日,星子县城沦陷,之后中日双方在章恕桥、东牯山、西牯山、金轮峰、隘口街等地开展了激烈的争夺战,第101师团长伊东中将遭中国军队炮击负伤,号称“猛将”的日军联队长饭冢国五郎大佐被击毙,日军无法推进。星子县城到隘口街10多公里的路程,日军却行进了50多天。

    西路的瑞武线(瑞昌至武宁)。8月25日,瑞昌县城沦陷,之后中国军队与日军第27师团在瑞昌的南山、武宁德箬溪、德安的麒麟峰等军事要点,进行了反复的争夺战,最后保住麒麟峰,日军第103联队长谷川幸造北被击毙。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阻止了日军南下。

    万家岭大捷

    三路南下日军中途受阻,打乱了其战略部署。同时,日军通过空中侦察,发现中国军队南浔路与瑞武路之间守军兵力薄弱,出现空隙。9月下旬,冈村宁次改变战术,命令第106师团的主力从马回岭出发,进至德安西面的万家岭地区,企图从侧背迂回包围驻德安的中国军队。

    日军孤军深入,出发前“步枪每人仅配弹二百发”,“粮秣则每中队自行携带及行李辎重积载者,其为6日份计”。薛岳发现战机后,调集第4军、66军、74军等部10余万人的兵力,巧设“口袋阵”,将日军重重包围,双方在万家岭及周边地区展开激战。

    根据薛岳指令,10月7、8、9三天,中国10万大军对日军进行围歼。整个万家岭地区笼罩在激烈的炮火之中。双方在张古山、扁担山、大小金山、哔叽街等地展开惨烈的厮杀,反复争夺,一天之内阵地数易其手。经过3天激战,日军有生力量遭到重创,尤其是日军基层军官伤亡惨重,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官。“军官空投”,这是自抗战爆发以来日军从未经历过的窘迫事情。

    10月9日晚,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精壮士兵200至500人组成奋勇队,向日军发起最后总攻。黑暗中难分敌我,所有队员一律脱去上衣,只要摸着上身着衣者,默不吱声上去就砍。在中国军队猛攻之下,日军106师团除少数侥幸逃脱外,几乎全军覆没。

    10月10日,中国军队成功收复万家岭等地,又攻克外围日军阵地,取得万家岭大捷。在这次惨烈的战斗中,面对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和毒气的肆虐,中国军队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惊天地,泣鬼神!这次战役歼灭日军万余人,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的企图,为持久抗战奠定了基础,增强了中华民族坚持抗战的信心,鼓舞了中国人民抵御外来侵略的斗志。

    庐山保卫战

    1938年11月18日,中国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援助庐山孤军》。其中写道:“九江失陷,敌人进攻南浔,我庐山孤军将士,固守土地,已达三月,坚持抗战,予敌以重大打击。” 文章高度赞扬庐山守军不怕困难、勇敢杀敌的牺牲精神,呼吁全国同胞迅速设法给庐山守军以实际帮助。

    九江沦陷后,庐山逐步被日军包围。驻防在九江的江西省保安第3团、第11团奉命退守庐山打游击,牵制日军西进,作为战略配合武汉会战的重要步骤。对于“夏都”庐山,全国上下高度重视。面对日军的侵略,中国军民开始了一场保卫庐山的战斗。

    两保安团坚守庐山,多次打退日寇的进攻。同时,还奉命策应国军作战,袭击日军的侧背。他们经常出击敌之增援部队,扰乱其后续部队,破坏九星、德星、南浔各路交通,夺取敌人粮食、武器、弹药等。当时有“一日不游击,民兵没饭吃”“一日不游击,敌人爬山壁”之说。固守庐山的8个多月里,守军与日军交战达200多次,缴获大量的战利品。中国军队在敌人尸体上发现了一本日记,其中写道:“几次进攻中,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地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伤亡惊人。”

    守军固守庐山期间,得到全国同胞尤其是庐山及周边民众的支持,这也是守军能坚持的重要原因。

    庐山守军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粮食和穿衣。庐山被敌人严密封锁,山上又没有田地可以生产,是庐山周边的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利用夜晚,把粮食和必需品偷运上山。守军在山上战斗的200多天里,粮食基本上能得到保证。留在庐山的外侨也给守军很大帮助。保安团上山时是夏天,将士都着单衣单裤。庐山的冬天特别寒冷,是外侨组织缝制组,将山上别墅中的棉被、缴获来的日军军毯改制成军衣,给守军御寒。在孤军保安医院里,工作人员百分之九十是外侨,他们或做医生,或做看护,自动拿出药品为病人伤兵治疗。

    从1938年7月底至1939年4月,守军固守庐山达8个多月。游击队与正规军、军队与民众有力配合,沉重打击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前进的步伐,使日军在攻占武汉半年后才占领庐山。

    新四军挺进赣北

    1938年6月马垱失守后,彭泽青年商群在长江南岸辰字号一带以“抗日救国会”为基础,广泛发动群众,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武器弹药,发展抗日武装。1939年1月,“抗日救国会”改组为“抗日十人团”,即以自然村为单位,每10人为一团。“十人团”很快发展到长江两岸5个沦陷县共1000余人。

    10月,“抗日十人团”被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江北游击纵队第18中队,商群任队长。1940年3月,在中共赣北特委的领导下,游击队在彭泽、宿松、望江湖区扩充抗日队伍,多次击退日伪军的扫荡,彭泽也成为彭宿望湖区抗日斗争的中心。1943年2月,新四军5师挺进18团进驻彭泽,他们的任务是疏通敌后通道,架设新四军5师和7师之间的跳板,打通交通线。

    期间,游击队对敌作战100多次,消灭日伪军500余人,拔掉日伪据点10多个,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完成了沟通新四军交通线的任务。

    1942年春,中共鄂皖地委组建新四军赣北挺进大队,以赤湖为据点,开辟瑞(瑞昌)阳(阳新)边抗日根据地。赣北挺进大队进驻瑞昌后,与挺进鄂东南地区的新四军第5师14旅并肩战斗,很快打开了瑞阳边抗日根据地的局面,并积极主动组织武工队袭击日军的部队和据点。他们先后组织赤湖武工队、横立山武工队、马路南武工队、马路北武工队,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保证了新四军第5师在赣鄂边境的交通线。

    从1942年春,瑞阳边抗日根据地创建,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新四军赣北挺进大队和鄂东南抗日挺进支队联合抗日,对敌作战100多次,消灭日伪军300余人,瓦解伪军100余人,烧毁日军汽艇一艘,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

    日军在九江投降

    日军投降时,中国战区共有15个受降区,江西被划为第5受降区,受降主官为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薛岳指定58军军长鲁道源为南昌受降主官,新三军军长杨宏光为九江地区受降主官,代表战区长官,处理受降工作。 

    九江一直是侵华日军重兵驻扎的地方。

    1945年9月5日,这是个值得九江人民记住的日子。在新三军司令部大院里,中国受降官杨宏光、卓立及新编12师师长唐宇纵、183师师长余建勋等人接受日军投降。日军笠原幸雄、富佛伴藏等一行军官,低着头站成一排,听用中、英、日三国文字所写的第一号训令。根据规定,在受降典礼中,日军官兵不能向我受降官行军礼,因此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向受降官兵们脱帽鞠躬。礼毕,笠原在受降书上签字,解下腰间佩剑,双手递呈杨宏光。据说,这把剑有800年的历史,是日本天皇裕仁赐给笠原幸雄的,他一直视为珍宝。

    9月6日,新三军开始接收日军的武器弹药、军事装备和军用设施等,在九江总共接收了日军第11军所属步兵第13师团、第58师团、第22旅团、第84独立旅团、第87旅团以及海、空军和其后勤人员一部,共6.3万余人。武器装备有战马7900余匹,步枪3万余支,轻重机枪2000余挺,山炮、野炮、海岸炮、守城炮,以及各种步兵炮等1000余门,弹药器材以及其他军用物资200余库,各种汽车、摩托车300余辆,运输轮船包括商轮、小汽艇、小驳船、小火轮等100余艘。还有工厂、场站、修理所等100余所。缴交完武器物资后,所有接收的日俘,大部在彭泽县境内驻营,一部则在黄梅县境内集中驻集,等候命令遣送回日本。

    至此,历时8年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赣北抗战,艰苦卓绝,可歌可泣。赣北抗战是武汉外围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国共两党庐山和谈前提下开展的,也是国共合作重要成果的体现,为取得全面抗战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 柳秋荣

 
 
   

 

 
 

关闭